【專家的話】平權從生活做起,給自己與孩子的平權教育

【專家的話】平權從生活做起,給自己與孩子的平權教育

文章來源:親子天下嚴選  原文連結

作者:陽光基金會諮商心理師  牛慕慈
近幾年隨著台灣社會的民主與多元化發展,各種群體的聲音越來越受到重視。社會也越來越注意到不同群體所受到的待遇是否適當,從早期社會運動所努力的兩性平權、族群平權,到今年來吵得沸沸揚揚的多元成家、性別平權的議題,我發現越來越多的人能夠接受這個觀念:「每個人都是獨特的。一樣都是人,但是我們之間有很多相同,也有很多不同。即使是不同的人,在尊嚴和權利上也應一律平等。」基金會近年來推動的臉部平權運動也是一樣的觀念:有許多人在外貌上是特殊的,但是在身為人的價值上是獨一無二的,在尊嚴和權利上也應有平等的對待。
在我的工作經驗中,發覺大部分的人可以接受臉部平權的觀念,但是在日常生活中仍然不了解要如何與顏面損傷者(以下簡稱顏損者)適當互動,以至於顏損者仍然時常遇到以下的狀況:小朋友看到顏損者對媽媽說:「媽媽這個人怎麼了?他看起來好@$#X!(請自行想像-奇怪、可怕等形容詞)」。
於是,
1.孩子被家長拖離現場
2.孩子被責罵「這樣沒禮貌!」
3.媽媽說:「這個人很可憐。你要是不乖,就會變這樣。」
傷害有時出於無知,有時出於無心。每個人面對差異的能力天生不同,但可以因學習而增長。建議關於外表的差異,你可以這樣學習:

1.對於差異,你可以有自己的感覺

●你可能對於不同的外貌感到:

無所謂 >> 那你可以平常心應對
好奇 >> 觀察一下這名顏損者。想想過去接觸過類似的人嗎?
害怕 >> 想想你害怕什麼?這害怕是來自什麼?不了解而擔心?覺得不安全還是不習慣?若真無法控制,你也可以稍微迴避一下
難過>> 想想自己的難過是什麼?怕老?怕醜?怕病?怕與自己不一樣的人?可以幫自己什麼忙嗎?

但請不要:

●過度注視。在您對顏損者好奇的同時,也請注意觀看對方的禮儀,建議一次注視不要超過5秒鐘。因為顏損者不是被展示的動物,任何被過度注視的人都會不自在。過長的注視,或是在對方表現不舒服後還持續的注視都算過度注視。

●因為自己的負面情緒而在公共場所排擠或驅趕顏損者。因為顏損者同樣擁有外出、用餐、接觸社會、參與各式活動的權利。其他人不需要對你的情緒負責。

2.你可以試著理解這個差異

●你可以尋找適合的時間私下詢問顏損者,對方的顏損是什麼造成的?帶來什麼影響?有什麼可以幫忙的?禮貌而尊重的態度通常會換來分享。

●你也可以上網查詢資料,或是洽詢陽光基金會等服務顏損者的專門機構增進自己對顏損的了解。

但請不要:

●公開質問。因為大聲的在許多人面前詢問對方顏損的原因,並期待對方一定要回答,是很無理的。每個人都有選擇回不回應他人,以及回應多少內容的權利。

●隨便評價或歸因。因為隨便評價對方「你好可憐!」「你好命苦!」,或是歸因「一定是你媽媽懷孕時如何如何」「一定是你過去做了什麼遭到報應」這一類的言語對顏損者沒有幫助也沒有鼓勵性,通常造成無力感與傷害,可以避免。

●輕易給建議。因為太熱心的建議醫生、治療方法、或其他資訊,也是一種騷擾,顏損者通常已經是自己狀況的專家,大部分民眾的醫療建議對其是不夠專業的,也暗示對方應該將自己治療到「正常」,現在的顏損是還不夠認真治療的結果,通常造成傷害。

3.你可以擴大自己對差異的接受能力

●微笑表現善意。微笑、點頭、問好,是基本的表現善意與問候的方式,同樣也適用於顏損者,這些行動可以讓對方知道你是友善的。

●試著做朋友。如果在捷運、公車或圖書館,您可以自然的坐到他們身旁,表現您的友善;或者在交際活動的場合,主動邀請顏損的朋友加入隊伍,就像對待任何您歡迎的朋友一樣。

●一起響應平權觀念的推廣。您可以一起參加關於陽光基金會臉部平權的倡議活動,在學校、工作場所、網路社群,增進大家對於顏面損傷的認識,關懷顏損朋友的權益。

回到最上面的例子,我們期待一個輕鬆而簡單的回答。小朋友看到顏損者對媽媽說:「媽媽這個人怎麼了?他看起來好@$#X!」。
於是,
1.媽媽微笑說:「這是血管瘤,會讓臉紅紅的。這是生出來時就有的。」
2.媽媽說:「你覺得很奇怪。有的人的臉上就是這樣,每個人都不一樣。」
3.媽媽說:「你覺得很可怕。但你看他除了臉上有些不一樣,其他地方和你一不一樣呢?」
在人與人的不同之間,會產生什麼呢?你希望產生排斥、猜忌、隔離、衝突,還是繽紛、包容、尊重、欣賞?期待大家都是那溫柔的種子,用行動讓我們之間的差異,產生一朵朵繽紛與愛的花。
2019-08-30T11:18:49+00:00 2019-07-17|分類 : 活動訊息|0 則評論